关于本站 |  信仰宣言 |  护教卫道 | 初信疑惑 | 圣经疑惑 归正站点(文章事工)
福音云阅读
关键字
奉献支持
首 页 改革著作 圣经教义 释经研经 教会牧养 婚恋家庭 真假信仰 科学信仰 进化假说 揭秘佛教  
   
当前位置:首页 > 争议焦点 > 标签:基督教 福音 神学 教会
柔弱即力量——巴刻老师的神学课(侯军)
来源:侯军授权刊载   作者:侯军弟兄

文章名:柔弱即力量——巴刻老师的神学课
撰写:侯 军

   什么是软弱?其核心就是无力感。

   ——巴刻《软弱之道——靠主得力的人生》

   哥林多前书1:27: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哥林多后书12:10:
   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柔弱”的老者】

   听闻神学家巴刻(J.I. Packer, 1926.7.22-2020.7.17)离世归主,往事涌上心头,在感动中撰写本文以记念这位可敬的前辈。

   首先得承认,我算不上是巴刻老师的弟子,我只是在2011年9月到12月期间上过他的一门课:“系统神学概览”(Systematic Theology Overview)。

   那年夏秋之交我受邀前往温哥华维真学院(Regent College)作博士后访问学者,在神学和英文方面尚需适应,恰逢巴刻老师开设系统神学的基础课,自己久闻他的盛名,就高兴地选了这门课。

   巴刻老师声名远扬,也有很多著作,但在听课之前,我并未系统读过,对他了解有限。当我在课堂上第一次看见他的身影,第一印象就一直延续到现在——巴刻,一位“柔弱”的老者。

   尽管巴刻老师个头很高,那时毕竟已八十多岁,背部明显隆起,头颈已经直不起来,总是垂着头,行动也有些迟缓。他讲课很有英国绅士风度,一派老式的、优雅的姿势和腔调,温柔而有礼貌。这位神学大家就在眼前,不但毫无咄咄逼人之势,从身体到心灵反而流露出一股“柔弱”,着实令我惊讶。

   众所周知,每次课前,巴刻老师都先带领全体学生高唱《三一颂》,接着同学们继续站立,谁有感动就开口祷告,之后开始上课。巴刻的敬虔让人感受到他随时随在都活在上帝面前。

   在前往维真学院之前,我读过一些曾流行于英美圣经学界的“保罗新观”(New Perspective on Paul)的资料,潜移默化中,对传统的系统神学、教义神学多少有些轻视。初听巴刻老师的课,对他那种老派的、保守的讲法,也有点不以为然。在学院的其他课程中,中年一辈的圣经神学教师显然比较“强势”,坦率地向所谓“哲学化”或“系统化”的神学教育表示不满。在这种氛围里,我也难免受影响,一度错误地认为巴刻这套讲法“过时”了、“落伍”了。

   不过,在圣灵引导下,上帝藉着巴刻这位老人的“柔弱”向我显示出更强大的力量。一学期的课听下来,尽管理解有限,内心却不断被触动,日益感悟到,与学术界的时髦潮流相比,还是宗教改革以来那传统的、“古旧”的福音才代表纯正信仰的真谛。今日回想当日上课的情形,彷佛两千年来的整个基督教信仰都蕴藏在这位“柔弱”老者的身躯中。

【因果颠倒(put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

   在一学期的教学中,巴刻老师大概仅仅用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正面回应“保罗新观”。尽管话不多,却字字珠玑。他提醒学生们,当谨记使徒保罗的福音是“藉着基督、在基督里、为了基督”(through Christ, in Christ, for Christ)。当他以英文说出这一连串的以基督为中心的短语,那种温柔而坚定的语气,那份发自内心为基督作见证的内在力量让我刻骨铭心。我相信,圣灵就是用这几个高举基督的短语将我的心夺回来,重归古旧的十字架福音信仰。

   在巴刻看来,保罗神学的中心是“基督”,不是“教会”(他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有“保罗新观”学者认为保罗的“称义”不是指向救赎论,而是指向教会论)。如果把保罗神学的中心定于教会,就误解了保罗神学的中心。

   学期的期末,2011年的12月初,我荣幸地约上巴刻老师,前往他的办公室里与他单独交流,一见面又谈起“保罗新观”。他表示认同马丁•路德和加尔文的传统立场,并再次强调,对保罗来说,其他一切话题与基督相比都是次要的,基督才是保罗神学的中心(everything is secondary to Christ-center of Pauline theology,不是说其他话题不重要,而是其他话题都不能视为保罗神学的中心)。

保罗新观”的错误是主次颠倒、本末倒置,巴刻老师一面解释一面用手势打了一个比方:put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不是马拉车,而是车拉马,表示因果错置)。保罗神学的主次关系是,先是基督论(及救赎论),而后是教会论。而“保罗新观”把教会论置于基督论(及救赎论)之前,视之为保罗福音的中心,乃典型的因果倒置。我听了不禁恍然大悟。

【我之前是错了!(I was wrong!)】

   巴刻老师的办公室很小,堆满了书和资料,有些大概是学生作业。这位享誉世界的神学家竟是在这么一间小小屋子里工作的。我对他的印象略有加增,一位“柔弱”的老者,一间小而拥挤、稍显杂乱的办公室,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我前往维真学院,本是抱着一些学习意图的。一是想要更多了解“保罗新观”,二是想要求教神学前辈,询问他们对基督人性争议的看法。我多年来关注基督人性是否被造的争议,也参与过不少网上的论争,巴刻是系统神学教师,当然要向他请教,而我与他两次交谈经历,也相当奇妙。

   第一次请教巴刻老师,是在某次课后,同学们都离开教室,我到讲台前和他谈起有关基督人性是否被造的争议。我的看法是,圣经从来没有讲过基督的人性是被造的;根据圣经,“道成肉身”是独特的、不可重复的,有别于世人的被造,不能把圣子成为人解释为基督被造为人或基督人性的受造。

   巴刻老师听完我的想法,表示难以赞同,他认为圣经是提及基督人性被造的。他当下就取出圣经和我一起查经,翻到希伯来书10:5,就和我一起念:“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神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他认为这就是基督肉身(即人性)被造的经文证据。我的回应是,经文中的动词“预备”不能直接等同于“创造”,而是另有深意。我们热烈讨论了十五分钟,直到身边一位同学等得不耐烦,也急着要向巴刻老师请教问题,这才作罢。我们约好时间,在他办公室继续探讨。

   于是就有了2011年12月初的第二次办公室谈话。这次见面,先是听巴刻老师分享了他对“保罗新观”的看法,接着又谈到基督人性是否被造的争议。

   让我无比吃惊的是,在第二次的交流中,巴刻老师的观点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当我跟他说,基督人性被造论的逻辑就是:人性都是被造的,基督是人,基督的人性也是被造的(或基督作为人是受造者)。话音未落,巴刻老师立刻打断我说,不对,基督不是受造者,我们必须依据基督的“位格”(来判断祂是不是受造者)……我提醒他,“你在教室里不是说过基督的人性是被造的吗?”巴刻老师立刻回答道:“我之前是错了!”(I was wrong!)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在我这样一位来自异国的晚辈面前说:“I was wrong!”接着他还认真地向我解释,基督是“道成肉身”(incarnation),绝不是受造者,此时此刻我们对基督人性的理解完全一致。

   当时我非常兴奋,感到自己与巴刻老师之间的语言文化隔阂、年龄差距在一瞬间都消逝得无影无踪,两人在基督里体会到难以形容的相通与契合。遗憾的是,我当时缺乏经验,既没有带相机拍照留影,也没有用录音笔进行录音,之后也未曾向他讨要文字说明。由于他年迈体衰,尤其是他的眼睛不方便,除了上课也不怎么到学院去,我忙着其他的事情,之后就再没有去打扰他,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最后的相聚。

   如今,这次对话只剩下我这个“孤证”,世间再没有其他人能证明谈话内容了,唯有上帝了解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我无意用这个经历来证明自己的神学立场得到巴刻老师的赞同,无论我们人的观点如何,最终还是要仰望并顺服上帝藉着祂儿子的灵、藉着圣经的启示来见证“道成肉身”这大哉、敬虔的奥秘。我所感慨的,是这位神学前辈的谦虚和诚实,作为一名神学家,他不是肯定自己、高举自己,而是归回圣经、高举圣经,他对基督及其真理的忠心是不掺杂私意的。他当着我这个异国晚辈的面那么坦率地说出:“I was wrong!”,实在是心存诚实、谦卑为人的榜样。

【荣誉制度(honor system)】

   巴刻老师这门“系统神学概览”的期末考试既要提交神学论文,也要进行闭卷答题。先说文章吧,我的题目是《马丁•路德十架神学的辨证思维》(Dialectical Thinking in Martin Luther’s Theology of Cross)。巴刻老师对我期末论文的评价是:你的思考和研究可以拿“A”,你的英文表达总是很笨拙,所以你文章的成绩是“A-”(Your thinking and research are A grade,
your English expression is often clumsy, so your essay grade is A-)。说实话,我的英文写作确实不太好,我完全认可巴刻老师的评价。在返还的纸质文章中,巴刻老师用铅笔把我写错的地方勾出来,还作了一些修改,就像是给小学生改错一样。

   期末考试令我震撼的是另一部分,闭卷答题采用的是“荣誉制度”( honor system )。所谓“荣誉制度”,说穿了就是完全凭着人的自觉来进行考试,没有旁人监考。考试的具体步骤是,助教发给学生们密封的题目,在限定的日期之内,每个学生自己选择答卷的时间和地点,要求就是在两个小时以内,将密封的题目打开,撰文回答神学问题,完成后再提交到老师的信箱。

   从小到大,我从未经历过这种考试方式,它使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作为人的被尊重,同时还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活在上帝面前、被上帝所注视的敬畏。原来,这就是神学院的考试、基督徒的考试,不仅是被人考察,更重要的,是接受上帝的察验。在又真又活的永生神面前,我一点都不敢作弊,也一点都不想作弊(我承认过去在考试中有作弊的事),对我来说,这次考试是上帝所赐的荣耀的恩典。

   这事已经过去近十年了,我依然印象深刻,如今回想起来,更能理解圣约神学所说的,人是被上帝所造的圣约活物( covenant creature ),时时刻刻都面对上帝,时时刻刻都活在主面前。在所有经历中,要么遵守上帝的约、顺服上帝的律法,要么违背上帝的约、抵触上帝的律法。守约还是背约,端赖我们内心的每一次决断,我们在主面前,全然是赤露敞开的。通过这次考试,我领悟到人是谁、人活着的尊严和意义,关键就在于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样式被造,时刻活在上帝的面光之中。如果没有人神之间的相交相通,人单凭自身而言是残缺不全的,只有活在上帝面前,敬畏祂,爱祂,才能活出完整的人性价值。

【 “远远”地被影响、被改变 】

   毋庸讳言,由于英文听说能力有限,尽管上了巴刻老师一学期的课,所理解、所消化的内容有限,对他的了解也有限,我确实不算是巴刻的弟子。但是,即便有重重的隔膜——地域、语言、文化、年龄、经历——他依然能影响到我。即使我不完全能听懂他的课,他有意无意讲出的东西,还是能纠正我的错误,使我向圣经真理回归,并愿意效法他传承两千年来的使徒信仰。

   在课堂上,他对一位女同学的提问难以应答,就由衷地说“抱歉!”在办公室,他毫不犹豫地为了肯定基督的“道成肉身”而说出:“我之前错了!”在二三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面前,他温柔而坚定地宣告,使徒保罗的福音是“藉着基督、在基督里、为了基督”!

   当我亲眼看见他、亲自向他请教的时候,他已不是叱咤风云的福音战士,而是一位八十多岁的“柔弱”老者,令人担心他会不会摔倒,似乎只能对他寄予同情,然而,一股超越“人言”、源于“圣言”的力量始终伴随着他,并且藉着他,春风化雨般地将一颗迷途的心灵带向被钉十字架又从死里复活的基督。

   与熟悉巴刻老师的家人、朋友、弟子们相比,我与他的距离诚然是较为“遥远”的,我难以写出他生活、思想、工作的更多细节……不过,我曾经“远远”地被他影响,“远远”地被住在他里面的基督改变。感谢上帝!

   谨以此文记念基督的仆人巴刻老师! 

   2020 年 7 月 27 日

 

 
推荐图书
《历代教会信条精选》
 
《两千年教会史》
 
《宗教改革五大要义》
 
《两千年教会史》
 
推荐使用360浏览器: 360浏览器下载 360浏览器极速版 信仰宣告 - 关于本站 - 支持圣工 - 归正站点
Copyright 2008-2020 www.fuyintushu.com Email:6351186@qq.com